饮秋

一条傻狗兼咸鱼。粉籍与个人好恶大概能从喜欢栏和关注栏里看出来。有偏激言论,有不待见的角色和人群,总体上不待见拉郎,不喜全民搅基设定。讨厌洗地行为,是非观比较大众。道友们看清楚了再决定要不要和我交朋友。是朋友了 就叫我老深吧。

魏无羡最近下学回宿舍的路上总会看见一直猫,雪白雪白的,特别漂亮,端坐在路边,尾巴搭载前爪上,气质出尘。女孩子们特别喜欢它,看见它就像看见自己爱豆,就差那荧光棒打call:啊啊是那只白白!还是这么漂亮!天啊他好干净啊感觉比我身上还干净。
无论女孩子怎么尖叫怎么拍照,那只雪白的动物都不为所动,除了……
-大兄弟,又在等我呢。
白猫抬头。
-走,哥哥带你去吃麻辣香锅!
还是看着他。
-嘿,我发现,你是不是挺喜欢我啊。
白猫听闻好像睁大了下它那琉璃球一样的眼睛,然后扭身走了。
-哈哈有意思!
魏婴觉着它像隔壁系小古板,越看越觉得好玩。见它天天都在他下学的点出现在校道上,端坐着,等他撩完几句才离开,这让魏婴非常开心,比撩到了可爱女孩子的小零食还开心。魏婴感觉和白猫很熟了,于是自顾自地给白猫安了个名儿也不管人家有没有主人、乐不乐意。叫湛湛。
-湛湛,又等我呢吧。跟我回宿舍吧,我养你好不好。
但是这天湛湛有点不一样,见到他也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没等他说几句话,就扭身走了,向不远处草坪上的一只摊卧着的黑猫走去。
看了一会白猫黑猫的相处互动,魏婴觉得心下欣慰又怅然,转身欲离开,嘴里念念有词。
-啊~湛湛有伴儿啦。诶呀好心酸啊,从此我就孤家寡人啦。没良心的小湛湛呐!
低着头感叹着突然觉得视线里出现了一反光物,白的很。一抬头:额,蓝湛。
-嗯。
-嘿,你来这里做什么
-寻猫
-猫?什么样儿的
-它。
蓝湛一指草坪。

-哈哈哈原来叫避尘啊,这名字起得真好。
-嗯,不叫湛湛。
-……你这人还会不会聊天了。
魏婴好像看见小古板笑了,不知是不是错觉。
-那这只黑的不是你家的囖?
-不是。
-嗨如果是该多好,你看避尘这么喜欢。
-可以养。
-哈哈哈我就随口一说。
-无妨。
-诶蓝湛你这人怎么这么好。
-你可以给它起个名字。
-我起?不合适吧。好吧我起就起随便吧。
于是蓝湛有了两只猫,这两只猫天天待在一起好像不会腻。

没多久,天天来看猫的魏婴和蓝湛也在一起了。

评论(3)
热度(1)

© 饮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