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秋

一条傻狗兼咸鱼。粉籍与个人好恶大概能从喜欢栏和关注栏里看出来。有偏激言论,有不待见的角色和人群,总体上不待见拉郎,不喜全民搅基设定。讨厌洗地行为,是非观比较大众。道友们看清楚了再决定要不要和我交朋友。是朋友了 就叫我老深吧。

一个糙稿

前提交代:

性转设定,所以忘羡成了百合,雷点预告!详情是魏婴皮小子变假小子,二哥哥变二姐姐,涣哥变涣姐,师姐可能变师哥,师妹一直是师妹(其实还是师弟),长辈们性别不变。

无羡忘机只作为化名的设定,人人都叫羡羡魏婴所以二姐姐称“魏婴”就失去了原本那种很独一无二的酥麻感,挺可惜但我不想改。


蓝安国(不会起名不要打我)有个厉害的盗贼自称无羡。

“嘿,一个毛贼,名字倒起得挺清新出尘的”

若是有人在市井中发表这种疑惑或不敬的言论,一定会被啐一脸或者调笑:

“你是外地来的吧”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可不是一般的盗贼”

“不许你污蔑羡哥哥,他是我男神,是个大侠!”

原来那无羡竟是个义盗,在民众中还颇得人心。

可究竟是个盗,为什么其存在会这般理所当然?

安国帝后和谐,皇嗣和睦,无夺嫡之争,无党附之势,本是一派海晏河清的气象(抱歉我刚从榜一爬过来)。十年前国主青蘅君痛失爱妻,郁结在心长卧不起,温氏趁此获取信任揽得大权。然人人称颂的温相竟渐露奸佞嘴脸,朝堂市井皆积弊渐著。苛政重税下温家中饱私囊,搜刮来的民脂民膏用来培植党羽。那些趁势巴结温氏的跳梁小丑也从中获得不少好处,此番产生许多新势权贵。这些所谓权贵和温家便是无羡大盗下手的对象。因此百姓都乐于听闻类似于昨夜无羡又把哪哪个奸佞的宅邸给搅个人仰马翻,又把哪哪个巨绅意图献与温狗的宝物给偷走的消息。这些遭下手的都不是些好东西,最好多被偷几次,这样才大快人心!又听闻昨夜温家次子床上的婢女被剃了头,那温晁醒来看见身边的女人铲得癞痢一样的头吓得滚下了榻。

这无羡大盗实在太过胆大,但他身法诡谲行事机敏,自无羡这名号问世的一年多来都没有暴露过踪迹,更没有人见过其真面目,确实可以有恃无恐。

无人知其真面目的无羡又完成了这日的盗窃。最近名声混得太高了,太显眼的赃物估计不好出手也没人敢收,便索性偷些官银和普通金器,打碎了散出去更省事,也防止给那些救助的人家惹来官司灾难。这么思索着翻身上了墙,看到院子里的情景吓得他差点从墙头栽下去。

“终于知道回来了?我看你是要死!还不赶紧滚下来!”墙的内侧压低声音仍不减怒气之威慑的,是江家的夫人虞紫鸢。一旁的江澄看着母亲怒气正盛,不敢作声也不敢打什么“不是我说的”的手势。

江家堂屋

“老实交代,做什么去了。”

“回虞夫人,我出去会情郎了。”

“还狡辩!照你所言你那怀里踹的莫不是野种!”

“那是宝贝不是野种。”

“给你点颜色你还给我开起染坊!金珠,取鞭子过来!”

“别打别打,我拿出来便是”魏婴慢腾腾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解开来全是些寻常的金器银锭。虞夫人见此稍松了口气。

“您看,我很知分寸的,显眼的东西我都没下手。”

“闭嘴!还敢嘴硬!你以为你次次都可以全身而退吗!如果被人追踪到此,全家都会被你拖死!”

“我有很小心的。”

“一个个都是被惯的!哼,哪天把你们腿打折了就不用操心会闹什么幺蛾子了。”

哦!这无羡大盗竟是云梦江家的义女!是个女的!!

评论

© 饮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