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秋

一条傻狗兼咸鱼。粉籍与个人好恶大概能从喜欢栏和关注栏里看出来。有偏激言论,有不待见的角色和人群,总体上不待见拉郎,不喜全民搅基设定。讨厌洗地行为,是非观比较大众。道友们看清楚了再决定要不要和我交朋友。是朋友了 就叫我老深吧。

用联六记一个宿舍梗

一件我宿舍发生的小事,但觉得特别好玩就写下来了,虽然我的表达能力真心差_(:з」∠)_

唔,这是 我所见过的.最强的.在危急关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事例。





某法学院有一个学生部门叫监察队,你几乎天天跟它打招面但是你一点也不会喜欢它。

22:30熄灯后,隔壁宿舍响起了:叩叩“同学,监察队晚查铺”
春燕:“快快!监察队今晚又来查我们楼层了,有锅的麻溜收起来”
罗莎一边检查有没有违禁电器没藏好一边嘟哝“我们都大三了怎么还天天查”

弗朗索瓦丝约了男友第二天出门游玩,在阳台专心地给自己敷面膜,没听见屋里头舍友的提醒,她那未洗刷银色小电锅还在洗漱台边沿上放着。

“同学,监察队晚查铺,请开门”终于轮到春燕的宿舍了,春燕不知道阳台还有只锅没收好,就放人进来了。来者瞧着是个师妹,正在清点着宿舍人数。她推开阳台玻璃门,把阳台洗漱的梅格和敷膜的索瓦丝加上刚刚够六人不多不少。准备转身离开的师妹瞥见那个银色的小电煮锅,“师姐,这是锅吗”
梅格吓了一跳,然而不舍得让索瓦丝被追究,她开始胡咧咧“这不是锅”。
“那是什么。”
梅格本来想解释说这是她们宿舍用来装洗衣粉的和一些乱七八糟东西的收纳容器,不料索瓦丝抚着面膜边缘淡定地瞎说道“这不是锅,这是养金鱼的。”

屋里的艾米莉和安娜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后强行憋住笑,罗莎更是暗搓搓地比了个拇指暗道你真行啊索瓦丝!看似不明所以的春燕朝阳台喊了声“不是养龟的吗?”

然后……然后师妹就走了“打扰了,早点休息,晚安”,声音里透着强忍的笑意,好像了然一切但不忍拆穿。

罗莎嘲讽道“你家鱼缸里鱼没有,油不少”
也不顾师妹走远没,一屋子的人就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评论(2)
热度(6)

© 饮秋 | Powered by LOFTER